首页 > 新闻资讯 > 内容
电力改革已进入改革实践新阶段 三大问题亟待破解
- 2017-12-29 -

   近日召开的2018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提出,要聚焦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和油气体制改革。


    “能源改革是国家能源中长期战略任务,也是保障能源安全的重要路径,其中最重要的两个任务就是电力体制改革和油气体制改革。”中宇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徐时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电力体制改革来看,不但撬动了传统电力市场,也可能改变电力市场的交易格局。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角度来看,也是化解煤电产能的主要路径,更有万亿元的改革红利可释放;从油气体改制来看,总体方向可概括为放开垄断性领域的竞争性业务、实行全产业链的公平准入。


    自国务院2015年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以来,电力改革已进入改革实践的新阶段。数据显示,全国已有23个省(市)开展电力综改试点、33家电力交易机构注册成立、31个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全面覆盖、6400家售电公司成立、电力市场化交易突破1万亿千瓦时。除此之外,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项目也已达到195个。


    虽然电力改革取得明显进展,但也面临挑战。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曾鸣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当前电力体制改革来说,还有三个关键问题亟待破解:一是如何通过电力体制改革促进电力和其他能源综合在一起;二是如何进一步加强市场建设,目前电力市场还有待进一步培育;三是市场如何促进清洁能源能够大规模消纳。


    “总的来说,电力体制改革最大的难点在于市场机制建设所需要的外部条件不具备,因此,除了要解决上述三个关键问题外,还需要政府部门进一步为改革创造外部条件。”曾鸣如是说。


    事实上,电力、油气两大领域改革不仅是能源改革的重头戏,同样也是国企改革中不可忽视的领域。在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看来,虽然上述两大行业在某些领域已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但多数属于盈利能力和前景相对不足的领域,整体来看,社会资本参与的积极性并不高。


    为进一步吸引社会资本参与上述两大行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黄志龙建议,可从以下三方面着手:一是进一步推进电力、油气的价格体制改革,应发挥市场化价格形成机制的主导作用;二是电力油气行业的混改扩围到盈利前景看好、盈利相对稳定的核心领域;三是给予社会资本混改之后在国有企业中的话语权,切实完善公司治理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