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内容
独立售电公司如何在发电集团抱团中破局
- 2018-01-19 -

独立售电公司如何在发电集团抱团中破局


北极星售电网讯: 2017年1-11月广东火电装机排名全国第四,仅次于山东、江苏、内蒙古,而火电利用小时数仅为3449小时,低于前三个省份达800-1000小时,全国排名第21位,加上要承担西南水电消纳任务,使本就严重供大于求的广东电力市场更是雪上加霜。


2018年广东长协期间,用户卯足了胃口,甚至某大用户甩出价差达不到1毛1就被视为弃权的招标条件。无发电背景的独立售电公司前期为了抢占客户不惜签大价差委托合同,想进一步做大电量增加与发电集团谈判的底气,这种情况下有发电背景的售电公司也不得不以大价差签用户。所谓“没娘的孩子无人疼”,长协期间,不少独立售电公司面临无法以盈利价差对接的局面,有发电背景的售电公司却可以以较好的价差对接发电集团。独立售电公司在不看好月度竞价的情况下,终于选择了妥协,选择做渠道商的角色,长协关闭之前独立售电公司与自己用户和平解除代理关系后,与用户协商将用户以同样利益分配的代理合同转给有发电背景的售电公司,他们以较好价差去给发电集团对接,利润两个售电公司分成。(长协期间可以拿出部分电量转变为渠道商的角色)。这无疑是独立售电公司在危难之际选择自救的一种方法。


然而,市场总是惊人的相似,江苏2018年长协同样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不知刚进入市场的江苏独立售电公司有没有做渠道商的智慧。政府方面为打破发电集团抱团的情况,也采取了措施,比如发电侧市场化红包机制,江苏发电厂可以获得市场化电量的40%作为基数电量来奖励,本预计发电侧联盟会出现背叛者,联盟自然破裂。可结果并不理想,“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可能奖励力度还不够大。


作者认为在江苏省长协关闭之前独立售电公司还是有可能打破发电集团联盟的,可以把已经代理的电量吐出来些给一家最迫切需要电量的发电集团的售电公司(这可是真金白银,再加市场规则奖励,总有人动心),换取这家集团以稍优的价差给对接长协,其他发集团眼见有人背叛联盟,不得不争先恐后去以更优价差对接,这样联盟破裂,局面就彻底扭转了。但需要好好和自己要吐出来转给发电集团的用户沟通,达到和平解约,以同样利润分配的委托合同转移给发电集团所属售电公司,同时依然给吐出的用户提供原来承诺的所有增值服务。这样用户在获得同样价差优惠的同时可以获得两家公司的服务,独立售电公司实现了满意价差对接,该有发电背景的售电公司白捡了用户电量,实现了三方共赢。独立售电公司虽然损失了些用户,但一旦发电集团联盟被打破,可变被动为主动,同时也可以避免“吃不下被噎死”的局面发生。


而山东三大发电集团占据全省约70%的装机容量,对抱团滋生更为有利。山东规则允许售电公司跨省交易,这无疑是引入外来客增强发电侧竞争,打破省内抱团的一剂良药。


云南交易品种丰富,在年度长协和挂牌关闭后,还有月度长协。即使年度长协关闭后,独立售电公司在竞价不理想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去对接月度长协。月度长协交易放在江苏电力市场的话,无疑给了独立售电公司更多的博弈时间,可以给独立售电公司更多思考和谈判的余地,有利于打破发电集团联盟。期待江苏增加月度长协交易品种。


贵州2018年长协2018年1月20号结束,到今天1月16日大部分民营售电公司在长协签约依然为零。贵州燃煤机组上网标杆电价0.3515元/千瓦时,上网电价偏低,外加最近两年贵州煤炭供不应求,价格持续高位,电厂全面亏损。加上2018年贵州电力缺口超过200亿千瓦时,电厂在长协中让利空间有限。在长协期间五大发电集团抱团,达成协议不卖电给民营售电公司。其他电厂则给民营售电公司报价3厘,而给大用户报价5-10厘,民营售电公司顿时失去竞争力,陷入买不到电的局面。